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骚货陶红艳
骚货陶红艳

骚货陶红艳

我警惕的前后左右瞅了几眼,溜进一条小巷,拐了一个弯后,靠在墙角点燃
烟抽,心里打起了怎么应付的快算盘。
挡住我去路的小个女人——陶红艳,不一会也出现在墙角边,盯着巷口探望
的同时,脸上挂着一层秋霜,杏核眼里满含幽怨,狠狠瞪了我一下说:“老哥现
在可真难见呀!Y县屁大的一个地方,咋像化了一样,老是碰不上呢?”
我在陶红艳不乐的脸上,轻佻地吐了个烟圈,然后咧嘴一笑,一个编好的筐
就扔了过去说:“老妹子哟!你怎么把我损成了这个样?这几个月不在,还不是
车间主任看我能说会干,打发到夹皮沟去收公粮,昨天才回来的嘛!”
陶红艳一听,脸色尽管有些多云转晴,但还是嗔怪我说:“你虽然叫车间主
任派去收公粮,咋不跟我吭一声,再说夹皮沟又是哪里?Y县没这地方呀!”
我一面喷云吐雾,一面展开如簧之舌,继续往圆里编着筐说:“你又不是我
老婆,我为什么跟你吭声?再说领导交代的任务重,安排的时间紧,我哪有工夫
给你打招呼?至于你问的夹皮沟嘛!嘿……!其实是Y县的祁连乡,因为地形是
两山夹一沟,所以我胡编了名字,叫它夹皮沟了。”
陶红艳的脸色,此时才像钻出浓雾的阳光一样,变得灿烂了以后,身子紧挨
着我往墙上一靠,胳膊肘若即若离地碰撞着我,眼里虽然放射着肉欲的火焰,嘴
却不留情的调侃起了我:“哦!我不是你老婆,走的时间又很急,不吭声也说得
过去。既然是祁连乡那个怂地方,你去了这么久,龟难道不胀,就没想我,没肏
那里的媳妇和姑娘?”
唉!男人的可悲之处,就是得到和容易得到的东西,心里往往不在乎。可望
而又可及的东西,却又常常是吃一贪二馋三。虽然很符合进取的本性,某些方面
还是说不清道不明其中的原由。
就拿自己的荒唐作为来说,相濡以沫的老婆差在哪里?一心想和我欢好的陶
红艳又少了哪些?想到这些个缠在一起的乱麻后,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陶红艳听我叹气,眼睛里立刻挂满关切之情,侧身拉着我的手,到了她交错
在一起的腿裆说:“老哥,你咋不说话,叹气又干啥?”
我在陶红艳热烘烘的裆里掏摸了几下,她脸上就飞起了艳丽的红霞,眼睛里
也波光滟潋时,抽出手又信口雌黄说:“那地方自从分田到户后,农民一家老少
特别忙。白天要在地里精耕细作,晚上早早睡了大头觉。那里没老婆的光棍都有
好几个,所以,我的龟胀了想老婆,只能手捋着放掉外,哪有坑坑让我占?”
陶红艳颇有同感的又问我:“老哥,你昨晚和老婆肏了没有?”
我将烟蒂朝地上一丢,吊了个苦瓜脸说:“一路坐车实在太累,肏了一阵往
老婆旁边一躺,想等一会再肏,谁知没放个屁的工夫,就扯开呼睡着了。”
陶红艳绯红着脸将我看了一下,然后用手揣摸着我的龟说:“既然精都没有
往外冒,那你想不想肏我呀?”
我怕在幽会的楼上,遇到幺妹和魏萍后,话不投机对谁都不利,就朝巷口方
向快速扫了一眼说:“想是心里在想,可楼上肏起来总是放不开,怕有人听见了
乱敲门,造成你不舒服我不痛快啊!”
陶红艳听我已经答应,脸马上变成了笑弥陀,手放开了龟,完全是一副情难
自禁的神态说:“老哥,这几个月我把房子翻修了一下不说,家具也换了Y县最
流行的款式。在里面哪怕肏得震天响,保险没啥人敢来敲门。”
受到陶红艳欲焰的强烈烘烤,我的色心也摇曳了起来时,一个所谓的托词又
送给了她:“好是好,就怕别的小姐看和听到后,说你的闲话?”
陶红艳将起伏个不停的胸脯一挺,满脸都是得色说:“现在我也实行了改革
制度,住在我院的小姐,人数不超过五个,不但要求年轻、漂亮、外地人,服务
态度还要热情、周到、体贴。就这还不放心,哪个只要超过三个月的话,无论她
拉的客再多,咋苦苦求我,我立马叫她卷铺盖走人。所以老哥放宽心好了。”
看情景我不去也不行了时,一连串的恭维话,加上另一个托词,全丢在了陶
红艳头上说:“你确实跟上了时代的前进步伐,有了从习惯思维到跨越思维的巨
大转化。处理事情不但果敢有力,而且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态势。我只希望你今后
日进斗金,日子过得越来越美满时,想问问小姐里面有没有出色的啊?”
我把蜜糖这么一抹,陶红艳的脸上,立刻洋溢着按耐不住的喜色,十分欣慰
的给了我一个媚眼说:“谢谢老哥的衷心祝愿,你那个龟德行我很清楚,小姐有
没有出色的先不说,等你攒足劲肏完我了,保证有个大惊喜送给你。”
当我想问陶红艳是什么大惊喜时,她向我说着:“我先走,等一会你可一定
来”的话,扭着牛仔裤包裹的圆翘小屁股,已接近了巷口
没有定力的我,鬼使神差的我;明知为什么,却又不清楚为什么的我;本来
就是个色欲熏心,贪得无厌的我,立刻迈动双腿,远远跟在了陶红艳后面。
………
进了陶红艳的院门以后,映入我眼帘的所有变化,就有种一日不见,如隔三
秋之感。坐在她最东头房间的沙发上,再到处打量了一番后,更使我对这个小个
女人的非凡能力,有了刮目相看的感觉。怪不得成语有日新月异一说,看来只要
经过艰辛努力的话,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到啊!
当我感慨不已,啧啧连声时,陶红艳已泡好了一杯浓郁香茶,递给我一支点
燃的箭牌烟后,拉开沙发前面的茶几,面对我分开大腿,跨坐在我裆里,两手搂
着我脖子,笑吟吟的脸上满是春意,眼睛痴望着我说:“我说老哥呀!瞅那些龟
鸡巴摆设和装饰干啥?妹子把你想得心都在疼,你肏完消停看还不行吗?”
我往地上弹了弹烟灰,在陶红艳的椭圆状乳房上,随意揉了揉后,这才嬉皮
笑脸地说:“箭牌烟不愧是外国烟,抽起来很合我口味。而你这么急,屄水肯定
淌了个一塌糊涂,就不会脱了我俩的衣服,脚尖钩住我脖子,我玩你的屄,你用
嘴把龟啜硬了自己肏,非要我肏才行吗?”
陶红艳嗲笑着在我胸膛上给了一拳说:“我把你当成了自己男人一样,总得
你同意了才能肏吧?老哥,女人就是叫男人肏起来才觉得美,等一会儿我肏着没
有劲时,你把我往哪个地方按住都行,只要肏着骚水子顺屁股槽直淌,屄声扯上
了胡喊乱叫以后,我再给你大惊喜好不好?”
我咧嘴一笑,点了点头以后,陶红艳几下就扒光了她和我的衣服。
久没男人疼爱的陶红艳,也许是急疯了。当她手揉着卵蛋嘴啜着龟,我一手
拿烟,一手拨开湿成乱丝一样的黑油油阴毛,摸了几摸她勃起的殷红阴蒂,一股
粘稠的淫水像流水似的,忽地一下,涌出了抽搐个不停的细嫩屄口时,散发着强
烈骚腥味的尿水,也从黄米大的尿道口里,淅淅沥沥地喷洒了出来。
等我再用两根指头,在陶红艳的湿热屄里抽插了一会,任意拨拉了滑腻的子
宫十几下,就见糊满絮状的淫水,从张成个小洞的屄口,奔涌了出来后,她也两
腿乱颤,嘴里吐出了龟,一面喘气一面带着哭腔尖声叫唤道:“我最好最好的情
哥哥,妹子今天咋这么没龟用,身子软成醒好的面团了呢?”
男子汉的表现机会已经到来,为了做好这方面的表率,拯救饥渴弱女于倒悬
之中。我将剩不多的烟蒂往地上一扔,两手搂住瘫软的陶红艳往沙发上一放,举
起她的双腿,大义凛然的说着:“妹子不要发愁,老哥哥来安慰你了”时,笑和
尚一般的紫红龟,随着淫水像豆浆似的四处飞溅,“咕唧”一声响后,就蹿进了
她烫热柔绵的屄里面。
我鼓足壮年人的勇力,摆出当今之世,舍我其谁的无畏气概,脚牢牢蹬在青
砖地上,像冲锋陷阵的战将一样,两只大手揉挤着陶红艳的乳房,龟像在夯实俩
人的感情基础似的,一下狠似一下,一下快过一下的将她肏了个欢。
当陶红艳的椭圆状乳房,像欢跳的兔子一样,在胸膛上,被我挤压和揉捏的
变幻形状。屄口的那些浅红色嫩肉,随着我来回抽插的龟翻进翻出,肏了有八十
多下后,她一直在尖叫的嗓子里,猛然拔了个高音,已成嫣红的身子,没一处不
在抖动;阴精如箭矢一样,在我龟头上击打了几下;剩余的尿水,从已有绿豆大
的尿道口里,喷泉似的飚了有半米高时,头往旁边一歪时,就没声响了。
我见过个别姑娘破身时,由于疼痛难忍而禁不住的洒尿现象,但没见过让男
人肏了若干次的女人,会产生这么壮观的景象。所以急得龟从陶红艳地动山摇似
的屄里面,赶快往外一抽,扯过沙发上苫的绣花毛巾,大口喘着气,擦起她春潮
泛滥的屄口和尿道口。
女人的存活能力就是强,当我擦完陶红艳的激情之水,准备擦自己被淋湿的
小腹时。就听她颤悠悠的呻吟了一下醒来,杏核眼里流淌着幸福的泪水,手擦拭
着额头和脸上的汗说:“特别会肏屄的情哥哥啊!妹子总算叫你肏美了。女人都
说偷男人美,如果碰到攒劲龟的话,简直就美到心上了。
不知道上辈子烧了啥香,积了啥德?本想自己的男人嫌弃着不肏以后,这辈
子没啥指望了。谁知开放的东风刮到Y县以后,我拉皮条不但挣了钱,日子过得
越来红火,而且从小姐嘴里,认识了你这个特别攒劲的龟,肏得时间特别长,又
特别会肏能谝的男人。……“
我听陶红艳将自己的深切感受,倒核桃似的倾诉个没完,急忙打断说:“得
得得,我又不是金身罗汉,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完美,说穿了是个没掏钱,却又肏
了你两次的嫖客,你不要把我特别特别的夸。现在我已经肏完,你还是起来,收
拾沙发上淌的那些东西,我抽支烟缓一阵子就回家了。”
倘若女人对男人上了心,那个情意绵绵的劲啊!比万能胶水更粘人。

【完】